观点

首页  >  观点

观点

中国经济发展所面临的四大挑战

发布时间:2017-04-05

光华汇集着这样一批教授:

他们透过大量详实数据,

凭借扎实研究,

揭开经济表象背后的本质规律;

他们融会中西经管理论,

结合中国实践,

建言重构中国经济增长逻辑和微观基础;

关于两会后经济形势和政策分析,

他们如是评判,

我们将连续分享系列观点

 

    光华管理学院教授、北大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陈玉宇表示,目前有两类力量影响经济,一类是短期的力量;一类是长期的力量或者是结构性的力量。短期的力量可能是一次性、偶发的、随机的,给经济造成各种各样的冲击。第二类力量连续不断的在发生着,这些力量影响未来十年甚至是二十年。中国经济已经成功进入中等收入阶段,面临诸多挑战,其中,这四大挑战尤为突出。

 

全球化退潮和地缘政治紧张的深层经济力量

    过去三十年,全球化造成国家间收入的平等化,也造成了一国内部收入的不平等。全球化力量将削弱,地缘政治处于大变动时期,充满不确定性和紧张关系。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取得的巨大成就,相当大程度依赖于全球化的国际环境,中国需要应对全球化削弱情况的发展挑战。

 

瓦格纳定律:公共服务需求和政府规模扩大

    中国进入中等收入阶段,人民对各种公共服务的需求,随着收入的上升,以比收入上升更快的速度增加。政府规模会继续扩大,瓦格纳定律在起作用。一方面中国减税增进企业活力的空间减少,另一方面也要改革财政体系,更高效率更公平的提供公共服务。政府成为配置占GDP比重越来越大资源份额的主体。解决不好这个挑战,我们既会失去效率,也得不到公平。


农业生产率提高相对缓慢,造成结构变化受阻

    家庭承包责任制解决了生产激励问题,没有解决:1. 规模经营问题 2.人力资本问题3.农业地区的市场环境和法制建设问题。农业生产率提高缓慢,将制造城乡的鸿沟,进而危及一个健康的城市化和现代化进程。

灵活的劳动力市场建设,

是最大的市场体制短板和挑战

    中国在未来20-30年内,将面临劳动力市场建设的巨大挑战。可预见的将来,中国需要持续地将劳动力进行两个再配置。一个再配置是产业间的,低效率的行业衰退萎缩,高效率的行业兴盛起来,低技术行业衰落,高技术行业兴起。制造业吸纳就业能力缩减,服务业吸纳就业能力增强,劳动力市场需要把就业者从衰落的部门配置到兴盛的部门。第二个再配置,是将劳动力在地理空间上配置,遵从市场规律,追逐产业集聚,将劳动力配置到有前途的城市里。这两个配置,都需要一个灵活的富于效率的全国性的劳动力市场。

以上内容根据“2017两会后经济形势和政策分析会”速记整理

 

 

陈玉宇

现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学系教授,并担任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。于北京大学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、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获得经济学硕士和经济学博士学位。曾任职于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司。致力于经济发展和生产率、人力资本和增长、健康和污染、行为经济学与劳动市场、收入分配、地区差异等领域的研究。他的研究发表在《美国国家科学院院报》(PNAS)等国际学术杂志。曾获得教育部高校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二等奖厉以宁研究奖、北京大学优秀教学奖,多次获得光华管理学院教学优秀奖。

分享到: